咨询电话

危害军事通信犯罪的特别规定
  • 发表时间:2017-11-10
  • 作者:南京刑事律师
  • 来源:刑事律师网

  (一)破坏军事通信罪的行为表现

  2007年6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审理危害军事通信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该解释的发布,对于依法惩治危害军事通信的犯罪活动,有效维护军事通信和国防利益安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故意破坏军事通信罪属于行为犯,一经实施就构成犯罪,而不论是否造成危害后果或者危害后果是否严重。因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危害军事通信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列举了实践中常见多发的几种破坏军事通信行为,即“损毁军事通信线路、设备,破坏军事通信计算机信息系统,干扰、侵占军事通信电磁频谱等行为”。其中,“损毁军事通信线路、设备”,是最常用的手段,包括截断军事通信线路、损毁军事通信设备等。随着现代科技发展,军事通信领域运用计算机信息系统的规模和程度都日益增长,与此同时,“破坏军事通信计算机信息系统”,已经成为破坏军事通信的行为之一。“干扰、侵占军事通信电磁频谱”,通信包括军用卫星通信进行破坏,对导弹部队、危害。

  (二)重要军事通信的认定

  主要表现在对空中、无线状态下的军事空军、海军的军事行动有可能造成严重

  破坏重要军事通信的难点在“重要军事通信”的范围。军事通信是否重要,主要是看通信的内容和承载的军事任务的重要程度,而不仅仅看使用军事通信的机关的级别。有些情况下,旅、团、营、连级的通信也属于重要军事通信,如军委主要首长到连队视察时所用的通信等。但是,现有军事法律、法规、规章均没有对重要军事通信进行界定,司法机关在适用本条时颇感困惑。为便于司法实践操作,根据军委法制局、总参通信部、解放军军事法院等部门的意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危害军事通信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7条第1款对“重要军事通信”进行了明确规范,即“是指军事首脑机关及重要指挥中心的通信,部队作战中的通信,等级战备通信,飞行航行训练、抢险救灾、军事演习或者处置突发性事件中的通信,以及执行试飞试航、武器装备科研试验或者远洋航行等重要军事任务中的通信”。

  (三)加重情节的认定

  破坏军事通信,“情节特别严重”时,将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甚至死刑。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危害军事通信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在第2条列举了4种情形:

  1.破坏军事通信行为严重影响部队完成作战任务或者致使部队在作战中遭受损失,属于最严重的危害。

  2.破坏部队执行紧急任务的军事通信,并因此贻误部队行动,出现了致人死亡、重伤、财产重大损失等结果,应当说也是特别严重。

  3.破坏重要军事通信三次以上,即使没有造成实际危害后果,也属于情节特别严重。

  4.其他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形。这属于兜底性条款,主要考虑到破坏军事通信的实际情况比较复杂,上述三种情形难以概括全面,列举上以备万一。例如,在军事通信的核心计算机信息系统放置足以使重要军事通信大面积瘫痪的逻辑炸弹,即便没有造成实际的危害后果,也应当属于情节特别严重。类似情形在国家电网监管方面已经发生。2001年秋,我国电网遭遇了建网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录波器大面积失灵、死机事故,华东、华北、华中等地的147个变电站电网录波器功能瘫痪,就是犯罪嫌疑人置放逻辑炸弹的结果。

  有人提出,一般破坏军事通信的行为与破坏重要军事通信的行为之间,仅仅在破坏行为的对象上有递进关系,而在破坏行为的程度上没有递进关系。那么,一般破坏军事通信的行为能否出现“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形呢?我们认为,如果理解为一般破坏军事通信的行为存在出现“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形,那么,对于一般破坏军事通信的行为,要么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的法定刑幅度内量刑,要么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的法定刑幅度内量刑,而不可能存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量刑幅度,这样理解显然不通。因此,在现有法律规定条件下,只能理解为只有破坏重要军事通信的行为,才能存在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形。

  (四)关于建设、施工单位人员实施的危害军事通信犯罪

  实践中,军事通信被阻断的绝大多数情形,是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施工管理人员不听管护人员劝阻,或者忽视军事通信线路、设备保护标志,为赶工期而指使、强令、纵容施工人员违章作业造成的,而单纯由直接施工人员的原因造成军事通信被阻断的情形则相对较少。因此,为了避免只处罚直接施工人员而不处罚负有责任的主管、管理人员,解释专门对此进行了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危害军事通信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5条将“建设、施工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施工管理人员”确定为犯罪主体,主要是考虑到,虽然刑法在表述单位责任人员时使用的是“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但是,“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在危害军事通信犯罪的实践中通常被理解为直接施工的人员,而直接施工人员的犯罪在前四条中已经明确,该解释将单位主管人员和施工管理人员确定为本罪的主体,就是要突出对这类人员的责任追究,最大限度地遏制此类犯罪的发生。

  按照该解释第5条的规定,主管、管理人员实施的犯罪包括故意和过失两种犯罪。故意犯罪又包括两种:一是明知是军事通信线路、设备而指使、强令、纵容他人损毁的,属于直接故意犯罪;二是不听管护人员劝阻而指使、强令、纵容违章施工,造成破坏的,属于间接故意犯罪。管护人员,既包括部队的护线官兵,也包括地方代维护的人员,如地方通信公司的人员、雇用的村民等。如果主管、管理人员不听管护人员劝阻,指使、强令、纵容他人直接破坏军事通信线路、设备本身,则属于直接故意犯罪。这两种故意犯罪统称破坏军事通信罪。过失犯罪的前提一般是忽视军事通信线路、设备保护标志,如标语、线桩等。如果没有军事通信线路、设备保护标志,主管、管理人员根本不可能知道军事通信线路、设备的存在,即便施工造成了军事通信中断或者严重障碍,也不构成犯罪。但是,是否存在军事通信线路、设备保护标志,不是判断主管、管理人员构成过失犯罪的唯一前提。在某些情况下,即便施工地域没有军事通信线路、设备的保护标志,但主管、管理人员根据已经掌握的客观情况,如有施工地域的军事通信线路布图等,应当预见施工可能对军事通信造成危害,或者已经预见到可能对军事通信造成危害,但不采取任何防范措施,仍然指使、纵容他人施工,结果造成军事通信线路、设备毁损的,也应当构成过失损害军事通信罪。

首席南京刑事律师18652978111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